第52章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床铺这边差不多就是整间屋子最矮的地方,床是直接铺在地上的,林鹤书刚刚说的是帮忙,江屿眠以为他要跟自己一起铺,没想到他丢下自己去挂衣服了。

他跪在床上,从这个角爬到那个角,好不容易扯平了,脑海中浮现出小时候家里阿姨铺床时的画面——提着一边抖毯子,他也抖了一下,然后发现好不容易铺好的床单又乱了,抖了两下也没抖好,他气得直接站起来,忘记了这里的天花板高度,身后伸过来一只手,及时垫在他的头顶。

天花板上本来就贴了软边,林鹤书又挡了一下,江屿眠倒是不疼,不过高度差了太多,没站稳,往后栽去,林鹤书也没站稳,两个人一块儿倒在地上。

江屿眠其实还有点没反应过来,一时没什么动作,林鹤书似乎是笑了一下:“不是说会铺?”

江屿眠转过来,他们正好在他天窗下面,今天又是晴天,光线好得有点过分,强光下林鹤书偏着头在看他刚刚铺的床单,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去,放在江屿眠腰上。

江屿眠没说话,盯着林大夫的脸看了一会儿,忽然伸手捧住,然后吻上去。

林鹤书显然愣了一下,江屿眠自己也愣了一下,大部分时候他想亲林鹤书是因为想要亲近,说得更确切一点是退而求其次地排解某方面无法满足的欲望。

刚刚这一下,他什么都没想,这么说也不对,亲都亲了,当然也是想亲近的,只是身体先于大脑,在他行头这个念头之前,已经亲到了。

他这么一发愣,林鹤书放在他腰上的手就收紧了,喊他的名字。

江屿眠回过神来,亲都亲了……

他换了个姿势,从背向变成面对面,双腿夹着林鹤书的腰,坐在他腿上,又亲了过去。

后面几辆车陆续都到了,男男女女的声音混在一块儿听不大清,总归是很热闹,阁楼离得远,听不太真切,倒是近在咫尺的心跳重得像远方绵延而来的雷声。

江屿眠趴在林鹤书身上,听着听着忽然又支起身在他脸上碰了一下。

林鹤书躺在地上,手按在他后颈,示意他安分点。

江屿眠其实想来点不安分的,但是出来玩,两个人待在房间里,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有猫腻么?他不介意,林大夫肯定做不出来这样的事。

江屿眠两只手被他攥着,后颈又被他按着,如果不用力挣扎基本动不了,他懒得挣扎,但是身体不动,嘴也安分不了,一会儿林大夫一会儿林鹤书地喊,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: 今夜起 丛林法则(破镜梗) 邻家哥哥的深夜调教 陶之夭夭 (母子) 爱囚(H) 权贵们的金丝雀,飞了 掏心(强制爱1v1) 我老公他有绿帽癖(np) 艳杀(1v2) 皮囊(出轨,H) 隐藏欲望的丈夫 次玉 长夜火(高干 高H 1V1) HP食死徒们的共同情人 谁给自己戴绿帽啊?(1v2、伪骨强取、高H) 天降横财与老公 檐下雀(舅舅x侄女) 丶若丿有情文集 归港有风 【1v1 高干 破镜重圆 H】 夏日汽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