仇蚀第25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叶晓霜年纪轻,没什么耐心,见她如此,心急地想说什么,却遭到单坤的眼神制止。无奈之下,只能压下心内的迫切,强迫自己耐心等待。

“叮铃铃,叮铃铃,叮铃铃……”

单坤的手机铃声简单而刺耳,不仅惊住了两位同事,就连沉浸在悲伤情绪中的闫敏柔此刻也猛地抬起头,满脸惊慌。

单坤赶紧打了个手势,然后跑到一边,接起了电话。这时,程宛、叶晓霜以及闫敏柔,都是步调一致地看着他。

“熊萍萍的父亲熊大裕,人已经到了公安局。”接完电话,单坤面对着三位女士,如此说。

第39章 2021年9月【27】

“我早就跟你说,我给你钱,请你过来,就是让你好好照顾她的。现在倒好,你把她照顾没了。你说说看,我找你有什么用,有什么用,你赔我一个女儿,你赔我一个女儿……”

未见前人先闻其声,熊大裕的声音还是那么的高亢激动,这么久以来,都没有变化。

程宛这样想着,无端忆起那个可怜的女孩,脑海里浮现出她坐在病床上、双目无神地望向窗外。

曾经的熊萍萍想必也是个天真烂漫、活泼开朗的热情女孩,一场绑架,让她变成了困于牢笼的“神经病”。这到底是谁的错?这个当初抛妻弃子、冷酷无情的熊大裕,恐怕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吧。想到此,一腔愤怒无端地涌上心头,让程宛不由自主地想上去跟他来一场“情与义”的辩驳。幸亏,单坤拦住了自己--

“你不要出现。”单坤提醒她。

冷静下来后,程宛点了点头,拉着闫敏柔,推至一旁的休息室。

程宛知道,对于自己,熊大裕是恨之入骨。想当初,自己和单坤代表警方去医院探望刚刚得救的熊萍萍,得知自己就是那个开枪击毙绑匪的狙击手时,熊大裕不但没有任何感激,反而将导致熊萍萍精神失常的责任,一股脑的推卸到自己头上,甚至还要扬言投诉自己。可能是因为自己被提前撤职,这个投诉,未能实行。

但她清楚,一旦自己出现在他的面前,熊大裕必然会将所有的愤怒情绪,转移到自己头上。

拉着闫敏柔退至休息室,程宛探出头,悄悄观察着走廊那头的熊大裕。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身着白色长衣的女人,因为是侧身,看不清容貌,但程宛却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。

“好像是那个萍萍的保姆。”闫敏柔在一旁小声说。

“你还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: 秦时天行九歌之归心系统 星铁异闻带:与流萤定下三年之约 仙尊重现,九凤归巢 双生(纯百 骨科) 春杪[1v2] 灵与科技 尾巴之下是女相gl 干碎系统之后(np) 【二战】腹中蝴蝶〔年龄差、1V1、粗暴sex〕 谁才是真正的主角(NPH) 龙裔仙尊 你好,岑冬青(校园1V1纯爱) 欲火难逃(校园1v1) 剑天尊 伏华序 修真修到了满级大佬家 唐歌行 审神者从三岁开始当起 混沌无极,踏破虚空 四合院:战场归来媳妇被截胡